全部
  • (38)

秀兰家的丁香树

秀兰家的院子里植有一棵丁香树春天,丁香花的幽香飘出院墙净化了附近的空气秀兰和她几个闺密都喜欢在丁香树下照相之后,谁外出打工,谁出嫁离别时,不是丁香开花的季节也照样在丁香树下合影留念这,已经成了她们的一个仪式秀兰出嫁那天,闺密们都来了丁香花也开得分外清丽但闺密们都嗅到了幽香里有着忧郁的气息秀兰也带一棵丁香树苗准备在夫家,植下少女时代的记忆她也独自和丁香树合了影而看着手机里的照片那丁香树密密麻麻的花朵...

  • 2
  • 0
  • 0
  • 0
2018.09.25 15:58

冬日读诗

今日无风,阳光暖和坐在门口晒太阳的我心里想着什么望向远处杨树林的光秃秃树梢树梢连缀起来,像是长长的网却无法从云海里捕获哪怕是一条鱼我也就同样想不出一句诗我就回屋,找出一本诗集来读又得让书页避开阳光的照射又不敢向路过的村人直说读些什么尴尬之中真如在读一本禁书在村里写诗,只得悄悄地写读诗,也得悄悄地读肚子里还得准备几段武侠故事作为炮弹搪塞询问者这时,两只斑鸠从头顶飞过阴影在地面画了两条游鱼真像是杨树的...

  • 4
  • 0
  • 0
  • 0
2018.09.22 16:13

一只斑鸠

一只斑鸠蹲在树枝上望向我蹲在院墙外的一棵合欢树上我感觉它如豆的眼珠子是在辨认难道是我失散多年的朋友委托它来寻访?这只斑鸠的脑袋左右一转,又望向我我感觉它的目光是专注的,尖锐的警惕中带有鸟类的深思如果不是为完成委托寻访而是被谁派来的侦探哪我不就成一名通缉犯了吗?这只斑鸠脑袋又左右一转,还是望向我其目的既不像寻访,也不像侦探保不定是在暗暗发出嘲笑?有什么好嘲笑的呢是嘲笑我混得不如它嘲笑我不如它那样自由...

  • 10
  • 0
  • 1
  • 0
2018.09.15 09:43

水泥坟

视线扫过这片旷野可以见到一些零零落落的坟墓有一座坟墓比其它的坟墓显高略具领袖气派。最与众不同的是这座坟墓径由水泥砌成这样就不怕刮风下雨了祭扫时也不必拔草培土了可看上去却像一座孤零零的碉堡难道还怕别人打进去?筑坟的人,或许会洋洋得意没料想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深夜,别的坟墓里躺着的人可以轻松地出来透透气坐在坟头上,让萤火虫给点支烟抽抽这座坟墓里的主人憋着出不来不闷得慌吗听说,筑坟者是位乡里的芝麻官官瘾足...

  • 13
  • 0
  • 1
  • 0
2018.08.21 18:10

我问大雁

深秋。四处的树叶都在发黄发枯簌簌落下天空飞过一群大雁悠悠地向南方飘去我怀疑这是从天外飘来的树叶天外,眼下也是这个季节?那么,天外的树林是什么模样?天外的旷野又是什么模样?天外的庄稼,收割完了吗?天外,可有青年进城打工?可有留守的老人和留守儿童?大雁已消逝在远方天外飘来的树叶脱离了我的视线再想见到南飞的它们只能寄望于明年的秋天那么,明年秋天的大雁飘自天外,飘出云缝能否给我带来满意的答案?

  • 11
  • 0
  • 1
  • 0
2018.08.06 19:11

关于开博……

我原来开的是网易博客,可小说仅留两篇,其余均被屏蔽。那些杂志上公开发表过的小说,不存在任何被屏蔽的理由,何必如此狠手?!可又有什么办法呢。于是,我开了《博客中国》。现在贴些诗歌。一次,偶然发现了《中国诗歌网》,就也开了个窗口。两边贴的一样,也没啥意思。目前,我写的有关城市生活的诗,主要贴于《中国诗歌网》。(汉字:夏春华主页——中国诗歌网)。欢迎浏览。

  • 7
  • 0
  • 1
  • 0
2018.07.28 19:48

下了一场雪

下了一场好大的雪田野覆盖上银白色的厚被父亲和雪边走边唠,喀嚓喀嚓地唠了一长串话到村头看了看他自语道:开春的墒情,肯定好过往年回到家就拨通了儿子的电话以往,都是儿子从城里打来今天高兴了,他就打给儿子和儿子进行一场有关雪的讨论可儿子说,城里也下了雪雪给交通造成许多麻烦,易出事故还说,特别是老人出门,因路滑医院里增多了不少骨折病人……父亲想起儿子小时候,下大雪时会高兴得在村里乱跑乱叫如今进城打工……这是怎么...

  • 24
  • 0
  • 1
  • 0
2018.07.24 18:30

一只受伤的信鸽

一只受伤的信鸽,落在晒台上表情上虽然辨别不出什么它的内心一定十分痛苦这个曾经扮演神秘角色的物种早已退出战争,而今频繁地举行比赛筛选着先祖的英雄基因这只信鸽是从哪里飞来又到哪里去?它,为何负伤?我不仅希望它飞过山山水水更期待它飞过岁月的轮子世纪之前已经碾过的山岭……今日印刷机对于经典的错印需要经典自身的匡正。是的我不仅仰望星空的未来同时仰望星空中曾经闪耀过的那些最耀眼的星星受伤的信鸽啊你可听懂我心中的...

  • 13
  • 0
  • 2
  • 0
2018.07.16 19:46

瘦老头

这个村里,曾经有个长腿瘦老头那年我见到他时腰已经弯了,背已经驼了,齿已经豁了后来又听说,他时常犯糊涂迈着长腿去村西找他老婆的坟墓找着找着就迷路了谁能料到,年轻时他曾参军扛枪打过仗他最津津乐道的是当年打土匪的那几个月他说他还挨过土匪的子弹那年,还挽起裤管给我看——那个弹痕,陷在黑皱的皮肤里模糊不清像是山洞,因遭受山体滑坡而被掩住我问他,后来你怎么又脱离部队了?老人望着前方沉默了,眼神显得空洞后来听说,...

  • 7
  • 0
  • 1
  • 0
2018.06.29 19:56

陌生人

他跟随父亲回了趟老家站在村口,村庄的景象是陌生的他知道当告别村庄,返回诚里就如平时晚饭后看电视那样关机后屏幕上的一切都成了消逝的虚构故乡也是个虚构?他无法回答祖父和祖母均已不在他见到的仅是个合葬的坟墓老家的土,和一路上见到的土有何不同吗村里人看他,笑容是亲近的目光触碰到的却还是陌生因为他出生在城市父母亲很早就在城里打工父亲手扶一棵老椿树告诉他:就如这棵树,你的根是在这里却见树上有个鹧鸪鸟的窝两只鹧...

  • 244
  • 0
  • 1
  • 0
2018.06.28 2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