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45)

有权展示美

生存,就有权展示美无意义的生命也就获得了意义你看养鱼塘里的鱼巡游、嘻戏、吐泡、摆尾……高兴了还跳芭蕾那样水面上一跃按说,很快就会被出售和下厨有什么可得意的呢可鱼却不这么想再看看另一些动物吧,生命明明很短比如蟋蟀,一秋而已却天天唱歌,从不怕累坏嗓子谁阻碍它们唱歌,它们就会亮开牙齿和谁决一死战再比如蝴蝶和蜻蜓吧向世界贡献着多少美啊它们还敢于和各种花朵比美敢于和小姑娘身上的裙子比美生存,就有权展示美这或许...

  • 4
  • 0
  • 0
  • 0
2018.12.03 15:48

飘来一片笛声

静夜。村庄半睡半醒从哪儿,飘来一片悠扬的笛声既显得不合时宜,又在听者心里引起微微的激动犹如飘来多年前的一片夜色和今天的夜色相逢对于过去的回忆总有美好的一面笛声,曾给乡间的多少个夜晚带来滋润倘在夜间的河畔出现,有时候音符还能变成可视的萤火虫在贫困封闭的岁月笛声,也是乡间文化的一笔财富吹笛的小伙子往往受人羡慕哪位姑娘的心里,那扇门已被叩动?今夜,是哪位归来的游子又吹起一支竹笛笛声,从记忆中的往昔飘来意...

  • 11
  • 0
  • 0
  • 0
2018.11.29 15:57

墓碑

那天我行走在路边的草丛忽然,踩到一块横卧地上的墓碑我感觉,就像踩着了逝者的腿或胳膊因为墓碑上刻有他的姓名我深感不安看看四周,并无隆起的坟墓一边是路,通往世间所有的路通往世间所有的欢乐和痛苦一边是长满玉米的庄稼地在用无数的根须沟通着地层不能原谅这样的疏忽,平坟的人们不应该将这块墓碑乱扔起码也应该将姓名这一面朝下逝者,应该得到生者的尊重唉,今后我死了,必须躺进公墓否则,真怕哪天我的墓地被平掉时墓碑也会...

  • 361
  • 0
  • 0
  • 0
2018.11.19 21:45

檐下

檐下,挂着金黄的玉米和赤红的辣椒挂着一辫辫大蒜——这是些土得掉渣的季节标签在农家,资格老得有如刻有文字的出土的龟甲屋前,阳光下有位老汉手抱茶缸和另几位老汉拉呱把村庄里很古老很古老的故事也挂在了檐下这是一幅平凡的乡间小景土得掉渣。而在一个儿童多年后的记忆里始终是一幅洒满阳光的风俗画老人们如今不在了或许正在另一世界里喝着茶,继续着他们没有拉呱完的话冬日,当年的儿童披着阳光回乡探亲这个儿童已经成为一位画家...

  • 52
  • 0
  • 0
  • 0
2018.11.09 22:49

天渐渐凉了

天渐渐凉了毕业了回村探亲的那个大学生走在路上。他要赶回城里就业背影渐行渐远振翅的蟋蟀,发出一声声赞叹送行的歌声里满是留恋蝉歌,飘向村后的墓地难道为了送行想叫醒大学生所有的祖先?嫌矮的野菊花,想跳起来看看清楚但密密的根须在土里难以松动柿树上青涩的柿子,刚刚转红一抹抹的红韵并非寄自城里全都出自乡村姑娘的脸蛋到了傍晚,多年以来默记一个一个离村背影的蝙蝠,会有新的发现——村里祠堂的柱子,不仅更老更旧还新添一...

  • 10
  • 0
  • 0
  • 0
2018.11.03 18:04

故乡的炊烟

故乡的炊烟,飘累了如今栖息在故乡的回忆里过退休生活乡村小学的课堂上,一幅幅图画已经没了炊烟的位置一篇篇作文里,写到老人的唠叨方能偶见炊烟的踪影可是,缕缕炊烟就如扯不断的线仍然飘在诗人的笔下飘在流浪歌手忧伤的旋律中无论身处天南地北在他们和故乡之间,总能找到炊烟的影子,并从炊烟这根扯不断的线上找到颤动着的故乡的情愫

  • 30
  • 1
  • 1
  • 0
2018.10.28 11:33

故乡小镇的某一天

赶集的人们已经热乎起一条街而不相谐的是,有几个青年扭着拉着打起架妄图派遣从汗毛孔喷出的怒火将街头的空气点燃为何打架?可以说不为什么无非是鸡毛和蒜皮擦碰了一下这天的集市本来就闹哄哄的旁观者很快就围了一圈而在我的想象里,此刻,就是此刻应该有个侠客骑马路过甩响手里的马鞭把这几个打架者驱散却见一个光头哥牵一条狼狗走来气势汹汹的狼狗起到了皮鞭的作用打架者散了,围观者散了可狗主人手臂上的刺青再配上嘴里叼的一支...

  • 328
  • 0
  • 2
  • 0
2018.10.17 15:58

秀兰家的丁香树

秀兰家的院子里植有一棵丁香树春天,丁香花的幽香飘出院墙净化了附近的空气秀兰和她几个闺密都喜欢在丁香树下照相之后,谁外出打工,谁出嫁离别时,不是丁香开花的季节也照样在丁香树下合影留念这,已经成了她们的一个仪式秀兰出嫁那天,闺密们都来了丁香花也开得分外清丽但闺密们都嗅到了幽香里有着忧郁的气息秀兰也带一棵丁香树苗准备在夫家,植下少女时代的记忆她也独自和丁香树合了影而看着手机里的照片那丁香树密密麻麻的花朵...

  • 10
  • 0
  • 1
  • 0
2018.09.25 15:58

冬日读诗

今日无风,阳光暖和坐在门口晒太阳的我心里想着什么望向远处杨树林的光秃秃树梢树梢连缀起来,像是长长的网却无法从云海里捕获哪怕是一条鱼我也就同样想不出一句诗我就回屋,找出一本诗集来读又得让书页避开阳光的照射又不敢向路过的村人直说读些什么尴尬之中真如在读一本禁书在村里写诗,只得悄悄地写读诗,也得悄悄地读肚子里还得准备几段武侠故事作为炮弹搪塞询问者这时,两只斑鸠从头顶飞过阴影在地面画了两条游鱼真像是杨树的...

  • 10
  • 0
  • 0
  • 0
2018.09.22 16:13

一只斑鸠

一只斑鸠蹲在树枝上望向我蹲在院墙外的一棵合欢树上我感觉它如豆的眼珠子是在辨认难道是我失散多年的朋友委托它来寻访?这只斑鸠的脑袋左右一转,又望向我我感觉它的目光是专注的,尖锐的警惕中带有鸟类的深思如果不是为完成委托寻访而是被谁派来的侦探哪我不就成一名通缉犯了吗?这只斑鸠脑袋又左右一转,还是望向我其目的既不像寻访,也不像侦探保不定是在暗暗发出嘲笑?有什么好嘲笑的呢是嘲笑我混得不如它嘲笑我不如它那样自由...

  • 11
  • 0
  • 1
  • 0
2018.09.15 0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