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12)

卡夫卡的鬼魂

你这个布拉格犹太商人的儿子结核病的短命鬼,不结婚的怪男人你走在世界上却奇怪得如同一个会作法的巫师始终走在寒冷的冬季与长夜 你也曾经有过黎明,可是那天早晨一觉醒来你揉揉惺松的睡眼却揉出一种硬邦邦奇异的感觉照照镜子——恐怖立即在心头引爆差点炸破你的天灵盖 镜子里,你已经明白无误地变成一只大甲虫这究竟是你自己莫名其妙的魔术还是生活在用魔术玩弄你? 你环顾四周,用你怪异的甲虫眼发现四周原先的那些人全都变成了甲...

  • 34
  • 0
  • 1
  • 0
2017.05.18 19:03

明朝的一只瓷瓶

最近写了几首小诗,相较之下,对这首暂时还算满意。在这里晒晒吧……明朝的一只瓷瓶明朝的一只瓷瓶静静地立在玻璃橱窗里但还是能看清磁面上明朝的光亮在得意地对我眨眨眼睛光亮不是很亮,含几分羞涩还企图对我隐瞒年龄——莫非古往今来,惟有她真正做到了永葆青春?我捉摸,正因为她是那个年代的世界精品身材婀娜,气息如兰,笑意温馨才敢于在世间闪耀精品的自信我要离别博物馆了再回头望她一眼,她就像在屏风旁半遮颜面的一位美女谦虚...

  • 385
  • 0
  • 0
  • 0
2017.05.10 19:36

海明威(外一首))

海明威在你的内心,爱神已经制服战神你拉响警钟,并向这个世界喊道:永别了,武器可惜的是,你最终却将武器对准了自己这一天,你将猎枪的枪管塞进口腔,这可不是吃香蕉或者咬甘蔗然后扣动枪机。随着一声枪响——你打碎了自己的脑袋你以硬汉的形象行世又以硬汉的形象告别这个世界这一声枪响,也是一种警钟?或者是一种呐喊?这不是谜——这里没有谜我理解:这一声回应内心种种痛苦的枪声回声将永远震荡在你留下的文字里诅咒不义的战争...

  • 29
  • 0
  • 0
  • 0
2017.05.04 20:55

萧红

当你在上海初次见到鲁迅我想象着,那是一幅怎样的图景——你从呼兰河游来,千难万难地穿越大海游进黄浦江。你不是凡夫俗子眼里的美人鱼,而是文学海洋里的一条受过伤的鱼在上海,你找到了灯塔你不怕暗夜与雾霾了你沐浴着慈父的恩泽当鲁迅逝世你还有什么比这更痛苦吗你这条受过伤的鱼,又在人海里孤苦伶仃……我相信,你初次见到鲁迅的那一刻那个年代用心血凝成的那张照片窗口,肯定有一抹阳光降临这抹阳光一代一代温暖过无数青年的心

  • 69
  • 1
  • 1
  • 0
2017.05.02 20:11

俄罗斯文化名人(组诗)

(一)契柯夫你说你是孤独的,死后也将孤独地躺在坟墓里说这话,你并非看着某某人而是觑起眼睛看着这个世界你从不害怕死亡。你做到了最终以拥抱死亡的姿势拉起了闸门放你作品中那些杂色的人物满世界飘来飘去那么,你害怕孤独?是的。对你来说,孤独就意味着你认识许多人,而许多人却对你陌生和你难以沟通。你只剩下俄罗斯雪原上的篝火寂寞地燃烧只剩下拉车的马匹,天空中盘旋的鹰……我不幸地认识到,许多人的这种陌生具有可悲的永恒...

  • 27
  • 0
  • 0
  • 0
2017.04.20 19:46

《火车飞驰而过》等诗五首

(一)火车飞驰而过火车飞驰而过火车到来之前,一切都是懒洋洋的田野和荘稼,包括天上的云彩铁轨更是睡得死一般沉默火车来了,像是钻头钻开时间的隧道带动时间怀抱里的一切田野和荘稼开始跳舞,一朵朵云彩像一匹匹马儿奔跑而无首无尾的铁轨更是贴地游动得比蛇还快一切的一切都跟随火车的节律拼命地喘气火车飞驰而过火车向着前方,向着前方向着懒洋洋的前方飞驰而过(二)风筝老人晴天的公园里,总见一位老人把美丽的风筝送上蓝天是...

  • 16
  • 0
  • 0
  • 0
2017.04.18 20:28

情诗三首

(一)细雨他失恋了,身影在街头凄凉地独行想让细雨洗去心底的悔恨和痛苦吗?还是想让雨丝为希望的碎片缝缝补补?迎面而来的打伞人,猜不透地看看他,像猜测一道被淋湿的谜语一辆出租车挨近他,他视而不见司机奇怪地望望他又开走了出租车远了,远了……犹如他心底流得远远的一颗泪珠他就这样走着走着走在许多消逝的往事里走在由痛而生的感悟里挣扎中他终于对自己说:振作起来吧来日方长,走好自己的前行之路细雨还在下,这位失恋者还...

  • 360
  • 0
  • 2
  • 0
2017.04.15 20:40

《谒杨靖宇墓》等诗五首

(一)谒杨靖宇墓站在你墓前我站成一座碑我的灵魂早就刻上对你崇敬的铭文如今,你已不必咀嚼树皮也不靠窝棚前的篝火暖身打鬼子救亡图存的使命早已完成可是,当年那抗联的枪声呵声声落下时全都沉淀成松树的年轮如今像数不清的唱片在放汇成长白山特有的林海涛声当年呵,你在窝棚前点燃的篝火那呼呼跳动的火舌依然在擦拭历史明镜让背叛历史篡改历史的人毕露原形安息吧,将军历史就是历史记住你的永远是人民 (二)在长白山腹地 太阳照...

  • 21
  • 0
  • 0
  • 0
2017.04.13 20:59

秋日看大运河

大运河已经多少岁了?浅褐色的无数波纹里,深藏着烟火纷飞的文章。柳树上的蝉鸣千年一个调子,我怀疑有蝉的祖先指挥并混进合唱从第一锹土开掘到南北通畅于是,辽阔疆域的描绘名副其实当运河北端的最后一场雪渐渐融化四处回收潮湿的银袍,而南端树上的枇杷已开始转黄不说帆船运送过多少粮食、丝绸、瓷器不说运送多少木材、茶叶、杂货和猪羊纤夫在怨恨中,拉走了一个个衰竭的朝代和昏庸的帝王无数的船队,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有一天,...

  • 189
  • 0
  • 2
  • 0
2017.04.09 20:51

祥林嫂捐了门槛(组诗)

(一)祥林嫂捐了门槛祥林嫂,已经在土地庙捐了门槛冬至祭祖,为何还是不让她摸酒杯和筷子?她真的赎不了罪吗?到了阴司,她真的要被阎罗王锯成两半分给两个死鬼男人吗?她一手提只内有破碗的竹篮,一手拄根下端开裂的竹竿,极秘密的切切地问:究竟有没有地狱?人死后究竟有没有灵魂? 祥林嫂穷了一辈子,苦了一辈子,临死还是惊悚的,浑身颤抖的,担忧进了阴司身体要被锯成两半。祥林嫂已经捐了土地庙的门槛,为何还是赎不了罪?...

  • 61
  • 0
  • 0
  • 0
2017.04.08 1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