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看大运河
2017-04-09 20:51:32
  • 0
  • 0
  • 2

 大运河已经多少岁了?

浅褐色的无数波纹里,深藏着

烟火纷飞的文章。柳树上的蝉鸣

千年一个调子,我怀疑

有蝉的祖先指挥并混进合唱


从第一锹土开掘

到南北通畅

于是,辽阔疆域的描绘名副其实

当运河北端的最后一场雪渐渐融化

四处回收潮湿的银袍,而南端

树上的枇杷已开始转黄


不说帆船运送过多少粮食、丝绸、瓷器

不说运送多少木材、茶叶、杂货和猪羊

纤夫在怨恨中,拉走了一个个

衰竭的朝代和昏庸的帝王


无数的船队,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

有一天,南北船运的主力航线

被划到了海上。大地顿时不住地摇晃

吸墨的史书急得

忙于调整预构的篇章


之后大运河一天一天减压

摇晃的大地亦逐渐恢复平衡

这实为古国之幸,惟有跨出陈旧门槛

世界将更为宽广


无怪乎我今日听蝉歌

是回忆,是一种古韵的颤栗

你看风中,就是柳树的依依垂丝

摆明了也是对于古居门帘的模仿


今日,运河的景象照旧繁忙

马达替代风帆,纤夫没有后代

年轮增添却拒绝衰老

水波里听不出有咳嗽声的秘密掩藏


秋日看大运河

我坐在运河的河岸上

蝉歌沿河岸排开钢琴的琴键

北端那只老蝉嘶哑在冷风里

南端那只蝉,还热啊热地乱嚷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