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夫卡的鬼魂
2017-05-18 19:03:12
  • 0
  • 0
  • 1

你这个布拉格犹太商人的儿子

结核病的短命鬼,不结婚的怪男人

你走在世界上

却奇怪得如同一个会作法的巫师

始终走在寒冷的冬季与长夜


你也曾经有过黎明,可是那天早晨

一觉醒来你揉揉惺松的睡眼

却揉出一种硬邦邦奇异的感觉

照照镜子——恐怖立即在心头引爆

差点炸破你的天灵盖


镜子里,你已经明白无误地

变成一只大甲虫

这究竟是你自己莫名其妙的魔术

还是生活在用魔术玩弄你?


你环顾四周,用你怪异的甲虫眼

发现四周原先的那些人

全都变成了甲虫在乱爬乱蹿


可那些人谁会愚蠢地承认呢

你无可奈何,遂写小说

写一个叫格里高尔·萨姆沙的人变成了甲虫

其实就是写你自己

把你自己当成所有人的影子

你把小说当成了甲虫之窝俱乐部

钻进去可以自我解嘲


你这个可恶的犹太商人的儿子呵

你发奋当个甲虫文小说家

把你的发现昭告世界

妄想让你的小说

成为人们手里还原真相的镜子

可惜的是,谁能读懂你的甲虫文?


你这个短命鬼呵,只得悲观地留下遗言

吩咐友人把你所写的小说全部烧掉

其实,是想把小说带到另一世界

供你自己在孤独中阅读孤独


你死了,也许是一次成功的逃离

你的小说却幸免于难地没死

还在呼吸你生前呼吸过的空气


当你的小说跚跚来到中国

一伙码字者大惊失色,惶惶不可终日

因为他们忽然模糊而隐约地

发现了许多蠕蠕爬动着的甲虫


一个人,还有什么

比发现自己不是人更为恐惧?


这伙码字者遂一头钻进一个城堡

钻进你构筑的扑朔迷离的迷宫

为讨个说法而去追踪你那神秘的鬼魂


可是,一切都事与愿违

在迷宫里愈走愈远,愈走愈深

愈走愈发现这个世界的荒诞与无可奈何

愈走愈恐惧地感觉自己不是人


他们还发现你曾经是个土地测量员

当过饥饿艺术家,当过乡村医生

还曾经滑稽地骑着煤筒飞行

可是,无论你生前扮演过多少角色

都难以摆脱成为甲虫的命运


这伙被鬼魂迷住的码字者

这伙习惯用呓语编织诗歌的梦游客

有人战战兢兢地继续探险

有人吓得骨头格格打颤

想溜的人却不知哪扇是迷宫的门


这伙只会码字的窝囊废呵

既缺乏勇气,又不甘愿饿死

遂哭嚎着

一边鬼画符一边咒骂这个世界


——还有我,不相信

好端端的人会变成什么甲虫

便也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咒骂

咒骂卡夫卡这个该死的鬼魂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