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杨靖宇墓》等诗五首
2017-04-13 20:59:01
  • 0
  • 0
  • 2


(一)谒杨靖宇墓


站在你墓前

我站成一座碑

我的灵魂早就刻上

对你崇敬的铭文


如今,你已不必咀嚼树皮

也不靠窝棚前的篝火暖身

打鬼子救亡图存的使命

早已完成


可是,当年那抗联的枪声呵

声声落下时

全都沉淀成松树的年轮

如今像数不清的唱片在放

汇成长白山特有的

林海涛声


当年呵,你在窝棚前点燃的篝火

那呼呼跳动的火舌

依然在擦拭历史明镜

让背叛历史篡改历史的人

毕露原形


安息吧,将军

历史就是历史

记住你的永远是人民


(二)在长白山腹地


太阳照暖长白山腹地

照暖这个

大山一根腹毛似的小村庄

闻讯而来的两只小狗

吠出颤动着的一黑一黄


迎客的小孩把山外风光,在眼里

猜测得山葡萄一般滴溜滚圆

散在圆木房上沐浴日光的野鸽群

如乐谱上乱涂的音符

这支歌子交给谁唱?


有了,是一对夫妻在嗤啦嗤啦拉大锯

而大锯却锯不断从山外刮来的风

墙角一位老汉正默想这阳光

能否晒进他孙儿当矿工的那个金矿


谁家的炊烟升起来了

把鸽灰色手臂伸得长长

为表示并不与世隔绝,去抚摸

山里山外那同一轮金色的太阳


(三)黑龙江边


盛夏

在南方被曝晒过的心情

来到这里真是一种享受

江风以陌生的方式

吹进我从不敢陌生的记忆深层


虽然风烟早已消散

而我心头却无可避免

凝结着难愈的疤痕


江水看上去很美

却流淌着历史的汁液

同胞在和异国游客对话

尊重

已成为今天的背景


鸥鸟有着两个国家的国籍

时常贴近水面飞行

像一枚枚银灰色的拉链头

在河面拉开记忆释放我心头的疼痛


(四)黄河渡口


掬一捧黄河水

掬一捧幽思

披一身黄河渡口的热暑


我想,难道远古时代

就是这黄河水浪的反复揉动

才洗黄了我们先祖的皮肤?


难道,正是这黄河涛声的代代倾注

先祖们反抗暴政的吼声

才一代代坚贞不屈?


那我们的容貌呢

那我们的微笑和褶纹呢

难道一条条统统采自

黄河的浪弧?


黄河呵黄河

我在阳光映照的波影里

联想着民族的回顾


(五)古城墙


来来往往的汽车喇叭声

可会将你砖缝里那些

鼾睡了几百年的声音唤醒?


哦,还是墙根柳畔的声音动人

月光下那些情侣的喁喁私语

让你寻思几百年来一代代

婚姻风俗的变化与演进


黎明,早锻练的人们登上城墙

可会有站在古代

望向今日的联想产生?


反正我一登上城墙

便熄灭几分浮躁

便坚信

眼前的万事万物绝无永恒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