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明威(外一首))
2017-05-04 20:55:53
  • 0
  • 0
  • 0

     海明威


在你的内心,爱神已经制服战神

你拉响警钟,并向这个世界喊道:

永别了,武器


可惜的是,你最终却将武器对准了自己

这一天,你将猎枪的枪管

塞进口腔,这可不是吃香蕉或者咬甘蔗

然后扣动枪机。随着一声枪响——

你打碎了自己的脑袋

你以硬汉的形象行世

又以硬汉的形象告别这个世界


这一声枪响,也是一种警钟?

或者是一种呐喊?

这不是谜——这里没有谜

我理解:这一声回应内心种种痛苦的枪声

回声将永远震荡在你留下的文字里

诅咒不义的战争


湄公河上的风


玛格丽特•杜拉斯,你十六岁那年

船行在湄公河上,戴顶男式的圆顶礼帽

两手随意地搭在船舷,吹着潮湿的风……

这天,你遇见一位中国富商的儿子

经历了两年的异国之恋


从此,湄公河上潮湿的风

跟随你一生一世

一想起这段恋情,无论是在巴黎

或者欧洲什么地方,你身边的风会立即

变得潮湿,变得炎热,像是从湄公河上

遥遥而来,和你相会。湄公河的水

也在你的思念中流动……


唉,当他真心爱上你,却无婚姻自由

家庭的包办,财富的威逼

割断了你向往的人生轨迹

你见识到了传统的残忍


几十年后,你意外地接到他的电话

是他,是他呵——

你真想再次戴上圆顶的男式礼帽

再次出现在湄公河上,两手搭上船舷

让你的恋情像湄公河的河水

永世流动,永不枯竭


湄公河上的风呵,年年在吹

如今仍然在向人们,娓娓讲述着

一个属于杜拉斯的故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